让座_海南发展_天边论坛

2017-01-08 14:33

  让座
  琼西子云
  我周末带儿子去省藏书楼,小区外面有45路公交车,路过省图书馆,终点站是工商学校。可能终点站是工商学校,每次坐公交车总会遇到几个学生,自己也当过学生,样子容貌很好识别。学生总爱好带着一个耳机,背个书包,有时候成双成对,有时候一伙。我对于这帮学生印象极为深入,重要是由于他们常常不“让座”。好几回我抱着儿子摇摇摆晃上车,他们就坐在离前面较近的那两排座位上,有时候一男一女卿卿我我地装着看不见我,几次是司机吆喝他们“让座”,他们才委曲起身“让座”。
  有一次晚上从图书馆回来,我抱着儿子上车,一边抱着儿子一边抓栏杆站在几个学生男女前面。这时又司机吆喝让位:你们给带孩子的让位一下!前面一对学生男女仿佛惊醒起来,他女朋友立刻起身让位。我抱着小孩坐下来,而后教儿子说谢谢姐姐,一路上这位女学生始终站在我旁边,她的男友人也坐在旁。因为感到我儿子好玩,她一路上逗我儿子玩,下车后,我点拍板示意谢谢姐姐下了公交车。我看得出来她们是一对热恋中的男女。
  记得我以前坐车时,刚开端的时因怕别人会不会接受的问题而觉得别扭,但还是常常让位的。当时想,我给你让位,你会不会想我把你看成老弱病残了呢?对于这个问题,当时老是纠结。后来脸皮厚了给自己找个理由:对于让位,让不让是我的事,坐不坐或接受不接受是你的事。找出给自己壮胆的理由后,每次坐公交车一旦有一点机遇,我就让位,当然有时候别人也不坐,但也没觉得不好心思了。因为我觉得“让不让是我的事”。
  自从有儿子后时常带儿子出去,因此又轮到别人纠结是不是给我让位的问题。我坐45路公交车去图书馆的路上碰到的学生很少自动给我让位,几次都是司机吆喝“让位”。有一次因为司机吆喝一对学生男女给我让位,我当时不是很想坐,因为我觉得我带着小孩站着也没有什么,视身材苦为乐也不是一件坏事嘛。可人家姑娘已经起身让座了,我不坐,她下次碰到这类的事件她会再主动让别人,为了不打击她那颗仁慈的举措,我接收了她的让座,并教儿子谢谢她。这么一说,这到底是度人仍是得了廉价还卖乖呢?这个我也说不明白,反合法时是这么想的。
  昨日又带儿子坐45路公交车出行,车上很满,凑近前门的两排座位上塞满了人。抱着儿子上车后,一边手抱着儿子一边手抓着上面栏杆,有点摇晃。对面是一对学生男女,男女带着耳机,一人一边。男女旁边坐着一个光头中年,北方口音。这时司机又吆喝道:让位给抱小孩的咯!那对学生大略是装得看不见,那中年男子见状,就主动给我让位。坐了那中年男子的让位后,和他闲聊。我说前段时光有报道似乎在合肥还是哪里,一个老人逼着一个小孩要让位,然后网上骂声一片,骂现在的白叟为老不尊,老气横秋。想到这里,我抱着小孩上车自己心里感到也不大好受,像是在逼着人家给我让位,这是往坏一点想。当然往好的一点想,假如你让位我不坐嘛,又觉得谢绝别人的善意,不大应当。
  实在,中国尊老爱幼,礼节之邦,从懂事起就为这些传统美而深感自豪。而事实是,当有一天你抱着孩子,摇摇摆摆、步履蹒跚地挤上公交车的时候,面对着一群学生装着看不见你也不给你让座的时候,你会感叹很多。我是不是仗着本人老弱让别人不得不让座,潜意识上是不是有点逼宫滋味?他们的“让座”是否是发自心坎的?种种抵触涌上心头。
  以前中国传统固然不相信下世报,但最少还能相信现世报,但自从红俄入侵中国后再加上西方的马唯物论,历经七十年的浸礼当初中国人广泛相信“我付出但要你回报”。因而不信神灵不信“心格”的学生,他认为和你又不相识“凭什么让座”,这也正常不外了。
  而我们的教育是请求“礼让”老弱病残,因为那是“美德”。然而,事实上这些所谓的“美德”只是偶然打点鸡血装潢一下“爱国”情怀外,对于他们来说还真没吊毛用。当然这“美德”也不是一点舆论压力不,但遇到那种“切实”的人,他们才不在乎舆论压力,对于他们来说,我坐得“舒畅”又不意识你凭啥让你坐?我管你抱不抱小孩?
  其实我们多少十年来的教导,我党是唯物主义的党,咱们只信任物,唯物。对什么“舍得”、“知己”,那是修“心”,是唯心,道不同。种什么样的树结什么样的果很正常,不畸形的只是那些恼怒跟批评这个社会“礼崩乐坏”的“公知”们。

资讯排行

 

推荐阅读